我在这里: 首页 » 音乐时代 » 浏览文章: 郭英男:来自台湾的天籁之声

郭英男:来自台湾的天籁之声

迟迟不肯睡去

只因听到最美妙的音乐让我为之感慨

中文名字∶郭英男

阿美族名∶Difang-Duana

生日∶1921,3,20

出生地∶台东

居住地∶台东市丰谷里

族别∶阿美族(马兰社部落)

职业∶自耕农(种植槟榔及老叶)

郭英男.jpg

  郭英男(Difang-Duana)是台湾阿美族马兰社部落的原住民,族人们都尊称他一句“阿公”。郭老生于斯,长于斯,也逝于斯。对他来说,唱歌就像喝酒吃槟榔一样,是生活中最寻常的事情。他说:“小时候家里穷,去放牛时,听到大人们在练唱,就跟着哼。”马兰部落有四五个郭英男的拜把兄弟,以前,大家每天一边捕鱼、种田一边唱歌、乘凉、练和声,彼此都有很好的默契。这几年来,这些老兄弟们相继去世,郭英男为了让阿美族的歌声继续流传,开始教自己的妻子、弟弟、妹妹和亲戚演唱,组建“马兰吟唱队”。但郭老并不像一般的土著居民那样画地为牢,17岁便破格成为部落领唱的他,一直期望着有一天带着阿美族的音乐走出部落,让世人都能听见。阿公的努力并没有白费,1988年赴法国,1999年再赴日本,都在当地造成了轰动。1993年Enigma引用“老人饮酒歌”创作的“ReturnToInnocence”更使郭老及马兰吟唱队的歌声成为世界的焦点。质朴纯真的歌声,征服了每一个聆听的人,也印证了“民族的才是世界的”。DeepForest其中一名成员DanLacksman与郭老合作,制作了《生命之环CircleOfLife》与《跨过黄土地AcrossTheYellowEarth》两张专辑。专辑音乐虽然形式上沿袭了DeepForest一贯的电子风格作为流行化的包装,但是嘹亮的歌声里那份扎根大地的本质并没有变,那份粗犷奔放的生命力依然令人感动。正是由于郭老对于推广原住民音乐的巨大贡献的地位,当年的第13届台湾金曲奖向双双仙逝的郭英男和郭秀珠颁夫妇发了特别纪念奖。

  “ReturntoInnocence”,就是从这首歌取样的,后来也确实引起了版权纠纷。和Enigma的ReturntoInnocence相比,这首没歌词的老人饮酒歌显得更粗矿也更质朴,很难想象这是出自一个60多岁的老人。

郭英男和马兰吟唱队.jpg

专辑名称:横跨黄色地球

  若是你听见《CircleofLife》的美丽像是裹着鲜丽色彩的衣裳,华丽骇到心底处,大概是因为文化的丰富多样,还来不及呈现朴实的内在,稍为露的一点衣角。《AcrosstheYellowEarth》则是走回音乐旋律的本身,卸除过多的附加装饰,使用台湾原住民音乐较少听见的敲击乐器,融入简单节奏和乐器的使用,让音乐的主旋律和意境行走,时而低沉抑郁、毁瑟迷离难以猜测,或者赤裸裸的洋溢歌的喜悦。《  AcrosstheYellowEarth》潜入黄土丛林,涵盖全亚洲体认最深的制作人,或许是身处在同一片海洋的呼应;以最贴近土地、最亲近天空的冥想完成,来自台湾、马来西亚、日本、香港及中国大陆均以在地文化和个人特质来跨越空间和藩篱。“受到最深的感动、带着逃离这肮脏都市”他的声音不是这市侩的城市所能承受的温暖,空气与心灵的杂质都需沉淀。来自全亚洲的制作人投入情绪和感受音乐的氛围,使得作品几乎呈现反差里的极端现象,这无外乎投射出所有居住在这个世界的人类最亟需的情感对待。没有厉害冲突,多了平衡的气质,音乐传达他们对郭英男声音的感觉,时而是宇宙观、时而是自然界的想象、或甚至是与祖灵的对话,所有的一切都出自于对他几近天籁的声音表现出的谦逊和一种莫名的信仰。原来绕过太平洋的声音,竟是与我们站在不同的土地上,以零时差的速度呼吸着他的声音。

Massive Attack :Trip-Hop创始人 « 上一篇 下一篇 » 城里的月光